胡言乱语22

  • 我要分享:
  
  鸿茅药酒案件不是跨省追捕和异地拘留问题,而是我们应该如何确立我们司法公正问题。异地起诉追捕符合宪法和法律,但是却缺少公正和合理。先明确一点的是,在法庭没有判决之前,只有犯罪嫌疑人,没有罪犯。除非穷凶极恶的匪徒,我们没有理由去限制一般自然人的自由。嫌疑人可能逃跑,我们可以用保释金来限制。嫌疑人可能销毁证据或者串供,如果证据由于嫌疑人的销毁就缺失,或者通过串供就能逃避惩罚,那么我们就可以说,起诉的依据就是不充分的,你关起门来再寻找证据,涉嫌滥用职权。异地抓捕犯罪嫌疑人是不公正的,一是会造成当地社会恐慌和误解,二是浪费纳税人的钱财。三是对当地的司法机关缺乏信任,不相信他们会公正办案。我们不相信一个偏远地区的县级公安局到广州(北京,上海)抓人是合理的,是的,它合法但是不合常理。更不要提及大城市和小县城司法机关的办案水平之间的差距了。这种千里追凶的事例如此之多,以至于我们有必要建立设立一个处理跨省犯罪的刑侦机关,就像美国联邦调查局那样的。

相关推荐